圖片 流年五章

人自百年苦多病,
樹應何計度千春。







流年五章



乍來幽淚凝眸中,挼盡花枝佇柳叢。
風起吹旋芸杏瓣,春江恰似粉妝融。



荷葉青青出水流,蓮蓬小小結層樓。
鄰舟鼓瑟人斜坐,唯見銀環束髻頭。



莫羨清秋月桂新,秋來玉簟亦生塵。
石城金粉漂何處,愁煞江邊吹笛人。



長日無心歲月湮,千山萬徑落冬雲。
閒看雪景來橋畔,為折梅花復憶君。



沙洲傳說有神木,翠葉婆娑遮旅人。
人自百年苦多病,樹應何計度千春。





*春夏秋冬各一首。

1.
「乍來幽淚凝眸中,挼盡花枝佇柳叢。風起吹旋芸杏瓣,春江恰似粉妝融。」

2.
「荷葉青青出水流,蓮蓬小小結層樓。鄰舟鼓瑟人斜坐,唯見銀環束髻頭。」

唯見一解是因她斜坐,看不到正面,二解是她頭上並無別的妝飾,只有一抹銀環罷了。

3.
「莫羨清秋月桂新,秋來玉簟亦生塵。石城金粉漂何處,愁煞江邊吹笛人。」

4.
「長日無心歲月湮,千山萬徑落冬雲。閒看雪景來橋畔,為折梅花復憶君。」

本來已經忘記了的,只是因為折梅花,才忽然間又想起了你。

5.
「沙洲傳說有神木,翠葉婆娑遮旅人。人自百年苦多病,樹應何計度千春。」

所以來生也不要做一顆樹呵,最好是化成泡沫,永遠消逝,永世不存。。。



首頁 更新記錄 個人詩詞 文章評論 藏珠閣 映畫館 觀星台 鏈接 留言板 聯絡
©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