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水晶殿·藏珠阁·诗词片玉(卷四)



[翟楚贤]碧落赋 《碧落赋》) 翟楚賢 唐 散幽情於曩昔,凝浩思於典墳。太初與其太始,髙下混其未分。將視之而不見,欲聽之 而不聞。爰及寥廓,其猶槖籥。輕清為天而氤氲,重濁為地而盤礴。爾其動也,風雨如晦, 雷電共作;爾其静也,體象皎鏡,是開碧落。其色清瑩,其狀冥寞,雖離婁明目兮,未能窮 其形;其體浩瀚,其勢渺漫,縱夸父逐日兮,不能窮其畔。浮滄海兮氣渾,映青山兮色亂。 為萬物之羣首,作衆材之壯觀。至妙至極,至神至虚。莫能測其末,莫能定其初。五石難補 ,九野環舒。星辰麗之而照耀,日月慿之而居諸。非吾人之所仰,實列仙之攸居。 爾乃遺塵俗,務遐躅。養空栖無,懲忿窒欲。陵清髙而自逺,振羽衣以相屬。七日王君, 永别緱山之上;千年丁令,暫下遼水之曲。别有懐眞俗外,流念仙家。撫龟鶴而增感,顧蜉 蝣而自嗟。乃鍊心清志,洗煩蕩邪。凝魂於祕術,馳妙於餐霞。雲梯非逺,天路還賖。情恒 寄於緜邈,願有託於靈槎。 附注: 白居易《长恨歌》: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。 减字木兰花 纳兰容若 清 烛花摇影,冷透疏衾刚欲醒。待不思量,不许孤眠不断肠。 茫茫碧落,天上人间情一诺。银汉难通,稳耐风波愿始从。 辛未七夕 李商隐 唐 恐是仙家好离别,故教迢递作佳期。 由来碧落银河畔,可要金风玉露时。 清漏渐移相望久,微云未接归来迟。 岂能无意酬乌鹊,惟与蜘蛛乞巧丝。 《度人经》载:东方第一天,有碧霞遍满,是云碧落。

[苏小妹]回文诗、三难新郎   野野鸟鸟啼啼时时有有思思春春气气桃桃花花发发满满   枝枝莺莺雀雀相相呼呼唤唤岩岩畔畔花花红红似似锦锦   屏屏堪堪看看山山秀秀丽丽山山前前烟烟雾雾起起清清   浮浮浪浪促促潺潺[氵爰][氵爰]水水景景幽幽深深处处   好好追追游游傍傍水水花花似似雪雪梨梨花花光光皎皎   洁洁玲玲珑珑似似坠坠银银花花折折最最好好柔柔茸茸   溪溪畔畔草草青青双双蝴蝴蝶蝶飞飞来来到到落落花花   林林里里鸟鸟啼啼叫叫不不休休为为忆忆春春光光好好   杨杨柳柳枝枝头头春春色色秀秀时时常常共共饮饮春春   浓浓酒酒似似醉醉闲闲行行春春色色里里相相逢逢竞竞   忆忆游游山山水水心心息息悠悠归归去去来来休休役役 东坡看了两三遍,一时念将不出,只是沉吟。小妹取过,一览了然,便道:“哥哥,此歌有 何难解!待妹子念与你听。”即时朗诵云:   野鸟啼,野鸟啼时时有思。   有思春气桃花发,春气桃花发满枝。   满枝莺雀相呼唤,莺雀相呼唤岩畔。   岩畔花红似锦屏,花红似锦屏堪看。   堪看山山秀丽,秀丽山前烟雾起。   山前烟雾起清浮,清浮浪促潺[氵爰]水。   浪促潺[氵爰]水景幽,景幽深处好,深处好追游。   追游傍水花,傍水花似雪。   似雪梨花光皎洁,梨花光皎洁玲珑。   玲珑似坠银花折,似坠银花折最好。   最好柔茸溪畔草,柔茸溪畔草青青。   双双蝴蝶飞来到,蝴蝶飞来到落花。   落花林里鸟啼叫,林里鸟啼叫不休。   不休为忆春光好,为忆春光好杨柳。   杨柳枝枝春色秀,春色秀时常共饮。   时常共饮春浓酒,春浓酒似醉。   似醉闲行春色里,闲行春色里相逢。   相逢竞忆游山水,竞忆游山水心息。   心息悠悠归去来,归去来休休役役。 秦少游寄苏小妹诗:   思伊久阻归期  静 忆   转漏闻时离别 静思伊久阻归期,久阻归期忆别离。忆别离时闻漏转,时闻漏转静思伊。 苏小妹诗   莲人在绿杨津  采 一   玉漱声歌新阙 采莲人在绿杨津,在绿杨津一阙新。一阙新歌声漱玉,歌声漱玉采莲人。 东坡诗云:   花归去马如飞  赏 酒   暮已时醒微力 赏花归去马如飞,去马如飞酒力微。酒力微醒时已暮,醒时已暮赏花归。 附文:苏小妹三难新郎   聪明男子做公卿,女子聪明不出身。   若许裙钗应科举,女儿那见逊公卿。   自混沌初辟,乾道成男,坤道成女,虽则造化无私,却也阴阳分位。阳动阴静,阳施阴 受,阳外阴内。所以男子主四方之事,女子主一室之事。主四方之事的,顶冠束带,谓之丈 夫;出将入相,无所不为;须要博古通今,达权知变。主一室之事的,三绺梳头,两截穿衣 。一日之计,止无过饔飧井臼;终身之计,止无过生男育女。所以大家闺女,虽曾读书识字 ,也只要他识些姓名,记些帐目。他又不应科举,不求名誉,诗文之事,全不相干。然虽? 此,各人资性不同。有等愚蠢的女子,教他识两个字,如登天之难。有等聪明的女子,一般 过目成诵,不教而能。吟诗与李、杜争强,作赋与班、马斗胜。这都是山川秀气,偶然不钟 于男而钟于女。且如汉有曹大家,他是个班固之妹,代兄续成汉史。又有个蔡琰,制《胡笳 十八拍》,流传后世。晋时有个谢道韫,与诸兄咏雪,有柳絮随风之句,诸兄都不及他。唐 时有个上官婕妤,中宗皇帝教他品第朝臣之诗,臧否一一不爽。至于大宋妇人,出色的更多 。就中单表一个叫作李易安,一个叫作朱淑真。他两个都是闺阁文章之伯,女流翰苑之才。 论起相女配夫,也该对个聪明才子。争奈月下老错注了婚籍,都嫁了无才无学之人,每每怨 恨之情,形于笔札。有诗为证:   鸥鹭鸳鸯作一池,曾知羽翼不相宜!   东君不与花为主,何似休生连理枝!   那李易安有《伤秋》一篇,调寄《声声慢》:   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正难将息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 他晚来风急!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。守 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!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,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!   朱淑真时值秋间,丈夫出外,灯下独坐无聊,听得窗外雨声滴点,吟成一绝:   哭损双眸断尽肠,怕黄昏到又昏黄。那堪细雨新秋夜,一点残灯伴夜长!   后来刻成诗集一卷,取名《断肠集》。   说话的,为何单表那两个嫁人不着的?只为如今说一个聪明女子,嫁着一个聪明的丈夫 ,一唱一和,遂变出若干的话文。正是:   说来文士添佳兴,道出闺中作美谈。   话说四川眉州,古时谓之蜀郡,又曰嘉州,又曰眉山。山有蟆顺、峨眉,水有岷江、环 湖,山川之秀,钟于人物。生出个博学名儒来,姓苏,名洵,字允明,别号老泉。当时称为 老苏。老苏生下两个孩儿,大苏小苏。大苏名轼,字子瞻,别号东坡;小苏名辙,字子由, 别号颖滨。二子都有文经武纬之才,博古通今之学,同科及第,名重朝廷,俱拜翰林学士之 职。天下称他兄弟,谓之二苏。称他父子,谓之三苏。这也不在话下。更有一桩奇处,那山 川之秀,偏萃于一门。两个儿子未为希罕,又生个女儿,名曰小妹,其聪明绝世无双,真个 闻一知二,问十答十。因他父兄都是个大才子,朝谈夕讲,无非子史经书,目见耳闻,不少 诗词歌赋。自古道: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况且小妹资性过人十倍,何事不晓。十岁上随父 兄居于京师寓中,有绣球花一树,时当春月,其花盛开。老泉赏玩了一回,取纸笔题诗,才 写得四句,报说:“门前客到!”老泉阁笔而起。小妹闲步到父亲书房之内,看见桌上有诗 四句:   天巧玲珑玉一邱,迎眸烂熳总清幽。白云疑向枝间出,明月应从此处留。   小妹览毕,知是咏绣球花所作,认得父亲笔迹,遂不待思索,续成后四句云:   瓣瓣折开蝴蝶翅,团团围就水晶球。假饶借得香风送,何羡梅花在陇头。   小妹题诗依旧放在桌上,款步归房。老泉送客出门,复转书房,方欲续完前韵,只见八 句已足,读之词意俱美。疑是女儿小妹之笔,呼而问之,写作果出其手。老泉叹道:“可惜 是个女子!若是个男儿,可不又是制科中一个有名人物!”自此愈加珍爱其女,恣其读书博 学,不复以女工督之。看看长成一十六岁,立心要妙选天下才子,与之为配。急切难得。忽 一日,宰相王荆公着堂候官请老泉到府与之叙话。原来王荆公,讳安石,字介甫。初及第时 ,大有贤名。平时常不洗面,不脱衣,身上虱子无数。老泉恶其不近人情,异日必为奸臣, 曾作《辨奸论》以讥之,荆公怀恨在心。后来见他大苏、小苏连登制科,遂舍怨而修好。老 泉亦因荆公拜相,恐妨二子进取之路,也不免曲意相交。正是:   古人结交在意气,今人结交为势利。从来势利不同心,何如意气交情深。   是日,老泉赴荆公之召,无非商量些今古,议论了一番时事,遂取酒对酌,不觉忘怀酩 酊。荆公偶然夸能:“小儿王[雨↑方↓],读书只一遍,便能背诵。”老泉带酒答道:“ 谁家儿子读两遍!”荆公道:“到是老夫失言,不该班门弄斧。”老泉道:“不惟小儿只一 遍,就是小女也只一遍。”荆公大惊道:“只知令郎大才,却不知有令爱。眉山秀气,尽属 公家矣!”老泉自悔失言,连忙告退。荆公命童子取出一卷文字,递与老泉道:“此乃小儿 王[雨↑方↓]窗课,相烦点定。”老泉纳于袖中,唯唯而出。回家睡至半夜,酒醒,想起 前事:“不合自夸女孩儿之才。今介甫将儿子窗课属吾点定,必为求亲之事。这头亲事,非 吾所愿,却又无计推辞。”沉吟到晓,梳洗已毕,取出王[雨↑方↓]所作,次第看之,真 乃篇篇锦绣,字字珠玑,又不觉动了个爱才之意。“但不知女儿缘分如何?我如今将这文卷 与女传观之,看他爱也不爱。”遂隐下姓名,分付丫鬟道:“这卷文字,乃是个少年名士所 呈,求我点定。我不得闲暇,转送与小姐,教他到批阅完时,速来回话。”丫鬟将文字呈上 小姐,传达太老爷分付之语。小妹滴露研朱,从头批点,须臾而毕。叹道:“好文字!此必 聪明才子所作。但秀气泄尽,华而不实,恐非久长之器。”遂于卷面批云:   新奇藻丽,是其所长;含蓄雍容,是其所短。取巍科则有余,享大年则不足。   后来王[雨↑方↓]十九岁中了头名状元,未几夭亡。可见小妹知人之明,这是后话。 却说小妹写罢批语,叫丫鬟将文卷纳还父亲。老泉一见大惊:“这批语如何回复得介甫!必 然取怪。”一时污损了卷面,无可奈何,却好堂候官到门:“奉相公钧旨,取昨日文卷,面 见太爷,还有话禀。”老泉此时,手足无措,只得将卷面割去,重新换过,加上好批语,亲 手交堂候官收讫。堂候官道:“相公还分付过,有一言动问:贵府小姐曾许人否?倘未许人 ,相府愿谐秦晋。”老泉道:“相府请亲,老夫岂敢不从。只是小女貌丑,恐不足当金屋之 选。相烦好言达上,但访问自知,并非老夫推托。”堂候官领命,回复荆公。荆公看见卷面 换了,已有三分不悦。又恐怕苏小姐容貌真个不扬,不中儿子之意,密地差人打听。原来苏 东坡学士,常与小姐互相嘲戏。东坡是一嘴胡子,小妹嘲云:   口角几回无觅处,忽闻毛里有声传。   小妹额颅凸起,东坡答嘲云:   未出庭前三五步,额头先到画堂前。   小妹又嘲东坡下颏之长云:   去年一点相思泪,至今流不到腮边。   东坡因小妹双眼微抠,复答云:   几回拭脸深难到,留却汪汪两道泉。   访事的得了此言,回复荆公,说:“苏小姐才调委实高绝,若论容貌,也只平常。”荆 公遂将姻事阁起不题。然虽如此,却因相府求亲一事,将小妹才名播满了京城。以后闻得相 府亲事不谐,慕名来求者,不计其数。老泉都教呈上文字,把与女孩儿自阅。也有一笔涂倒 的,也有点不上两三句的。就中只有一卷,文字做得好。看他卷面写有姓名,叫做秦观。小 妹批四句云:   今日聪明秀才,他年风流学士。可惜二苏同时,不然横行一世。   这批语明说秦观的文才,在大苏小苏之间,除却二苏,没人及得。老泉看了,已知女儿 选中了此人。分付门上:“但是秦观秀才来时,快请相见。余的都与我辞去。”谁知众人呈 卷的,都在讨信,只有秦观不到。却是为何?那秦观秀才字少游,他是扬州府高邮人。腹饱 万言,眼空一世。生平敬服的,只有苏家兄弟,以下的都不在意。今日慕小妹之才,虽然衔 玉求售,又怕损了自己的名誉,不肯随行逐队,寻消问息。老泉见秦观不到,反央人去秦家 寓所致意,少游心中暗喜。又想道:“小妹才名得于传闻,未曾面试,又闻得他容貌不扬, 额颅凸出,眼睛凹进,不知是何等鬼脸?如何得见他一面,方才放心。”打听得三月初一日 ,要在岳庙烧香,趁此机会,改换衣装,觑个分晓。正是:   眼见方为的,传闻未必真。若信传闻语,枉尽世间人。   从来大人家女眷入庙进香,不是早,定是夜。为甚么?早则人未来,夜则人已散。秦少 游到三月初一日五更时分,就起来梳洗,打扮个游方道人模样:头裹青布唐巾,耳后露两个 石碾的假玉环儿,身穿皂布道袍,腰系黄绦,足穿净袜草履,项上挂一串拇指大的数珠,手 中托一个金漆钵盂,侵早就到东岳庙前伺候。天色黎明,苏小姐轿子已到。少游走开一步, 让他轿子入庙,歇于左廊之下。小妹出轿上殿,少游已看见了。虽不是妖娆美丽,却也清雅 幽闲,全无俗韵。“但不知他才调真正如何?”约莫焚香已毕,少游却循廊而上,在殿左相 遇。少游打个问讯云:   小姐有福有寿,愿发慈悲。   小妹应声答云:   道人何德何能,敢求布施!   少游又问讯云:   愿小姐身如药树,百病不生。   小妹一头走,一头答应:   随道人口吐莲花,半文无舍。   少游直跟到轿前,又问讯云:   小娘子一天欢喜,如何撒手宝山?   小妹随口又答云:   风道人恁地贪痴,那得随身金穴!   小妹一头说,一头上轿。少游转身时,口中喃出一句道:“‘风道人’得对‘小娘子’ ,万千之幸!”小妹上了轿,全不在意。跟随的老院子,却听得了,怪这道人放肆,方欲回 身寻闹,只见廊下走出一个垂髫的俊童,对着那道人叫道:“相公这里来更衣。”那道人便 前走,童儿后随。老院子将童儿肩上悄地捻了一把,低声问道:“前面是那个相公?”童儿 道:“是高邮秦少游相公。”老院子便不言语。回来时,就与老婆说知了。这句话就传入内 里,小妹才晓得那化缘的道人是秦少游假妆的,付之一笑,嘱付丫鬟们休得多口。   话分两头。且说秦少游那日饱看了小妹容貌不丑,况且应答如响,其才自不必言。择了 吉日,亲往求亲,老泉应允,少不得下财纳币。此是二月初旬的事。少游急欲完婚,小妹不 肯。他看定秦观文字,必然中选。试期已近,欲要象简乌纱,洞房花烛,少游只得依他。到 三月初三礼部大试之期,秦观一举成名,中了制科。到苏府来拜丈人,就禀复完婚一事。因 寓中无人,欲就苏府花烛。老泉笑道:“今日挂榜,脱白挂绿,便是上吉之日,何必另选日 子。只今晚便在小寓成亲,岂不美哉!”东坡学士从旁赞成。是夜与小妹双双拜堂,成就了 百年姻眷。正是:   聪明女得聪明婿,大登科后小登科。   其夜月明如昼。少游在前厅筵宴已毕,方欲进房,只见房门紧闭,庭中摆着小小一张桌 儿,桌上排列纸墨笔砚,三个封儿,三个盏儿,一个是玉盏,一个是银盏,一个是瓦盏。青 衣小鬟守立旁边。少游道:“相烦传语小姐,新郎已到,何不开门?”丫鬟道:“奉小姐之 命,有三个题目在此,三试俱中式,方准进房。这三个纸封儿便是题目在内。”少游指着三 个盏道:“这又是甚的意思?”丫鬟道:“那玉盏是盛酒的,那银盏是盛茶的,那瓦盏是盛 寡水的。三试俱中,玉盏内美酒三杯,请进香房。两试中了,一试不中,银盏内清茶解渴, 直待来宵再试。一试中了,两试不中,瓦盏内呷口淡水,罚在外厢读书三个月。”少游微微 冷笑道:“别个秀才来应举时,就要告命题容易了,下官曾应过制科,青钱万选,莫说三个 题目,就是三百个,我何惧哉!”丫鬟道:“俺小姐不比寻常盲试官,之乎者也应个故事而 已。他的题目好难哩!第一题,是绝句一首,要新郎也做一首,合了出题之意,方为中式。 第二题四句诗,藏着四个古人,猜得一个也不差,方为中式。到第三题,就容易了,止要做 个七字对儿,对得好便得饮美酒进香房了。”少游道:“请第一题。”丫鬟取第一个纸封拆 开,请新郎自看。少游看时,封着花笺一幅,写诗四句道:   铜铁投洪冶,蝼蚁上粉墙。阴阳无二义,天地我中央。   少游想道:“这个题目,别人做定猜不着。则我曾假扮做云游道人,在岳庙化缘,去相 那苏小姐。此四句乃含着‘化缘道人’四字,明明嘲我。”遂于月下取笔写诗一首于题后云:   化工何意把春催?缘到名园花自开。道是东风原有主,人人不敢上花台。   丫鬟见诗完,将第一幅花笺褶做三叠,从窗隙中塞进,高叫道:“新郎交卷,第一场完 。”小妹览诗,每句顶上一字,合之乃“化缘道人”四字,微微而笑。少游又开第二封看之 ,也是花笺一幅,题诗四句:   强爷胜祖有施为,凿壁偷光夜读书。缝线路中常忆母,老翁终日倚门闾。   少游见了,略不凝思,一一注明。第一句是孙权,第二句是孔明,第三句是子思,第四 句是太公望。丫鬟又从窗隙递进。少游口虽不语,心下想道:“两个题目,眼见难我不倒, 第三题是个对儿,我五六岁时便会对句,不足为难。”再拆开第三幅花笺,内出对云:   闭门推出窗前月。   初看时觉道容易,仔细思来,这对出得尽巧。若对得平常了,不见本事。左思右想,不 得其对。听得谯楼三鼓将阑,构思不就,愈加慌迫。却说东坡此时尚未曾睡,且来打听妹夫 消息。望见少游在庭中团团而步,口里只管吟哦“闭门推出窗前月”七个字,右手做推窗之 势。东坡想道:“此必小妹以此对难之,少游为其所困矣!我不解围,谁为撮合?”急切思 之,亦未有好对。庭中有花缸一只,满满的贮着一缸清水,少游步了一回,偶然倚缸看水。 东坡望见,触动了他灵机,道:“有了!”欲待教他对了,诚恐小妹知觉,连累妹夫体面, 不好看相。东坡远远站着咳嗽一声,就地下取小小砖片,投向缸中。那水为砖片所激,跃起 几点,扑在少游面上。水中天光月影,纷纷淆乱。少游当下晓悟,遂援笔对云:   投石冲开水底天。   丫鬟交了第三遍试卷,只听呀的一声,房门大开,内又走出一个侍儿,手捧银壶,将美 酒斟于玉盏之内,献上新郎,口称:“才子请满饮三杯,权当花红赏劳。”少游此时意气扬 扬,连进三盏,丫鬟拥入香房。这一夜,佳人才子,好不称意。正是:   欢娱嫌夜短,寂寞恨更长。   自此夫妻和美,不在话下。后少游宦游浙中,东坡学士在京,小妹思想哥哥,到京省视 。东坡有个禅友,叫做佛印禅师,尝劝东坡急流勇退。一日寄长歌一篇,东坡看时,却也写 得怪异,每二字一连,共一百三十对字。你道写的是甚字?   野野鸟鸟啼啼时时有有思思春春气气桃桃花花发发满满   枝枝莺莺雀雀相相呼呼唤唤岩岩畔畔花花红红似似锦锦   屏屏堪堪看看山山秀秀丽丽山山前前烟烟雾雾起起清清   浮浮浪浪促促潺潺[氵爰][氵爰]水水景景幽幽深深处处   好好追追游游傍傍水水花花似似雪雪梨梨花花光光皎皎   洁洁玲玲珑珑似似坠坠银银花花折折最最好好柔柔茸茸   溪溪畔畔草草青青双双蝴蝴蝶蝶飞飞来来到到落落花花   林林里里鸟鸟啼啼叫叫不不休休为为忆忆春春光光好好   杨杨柳柳枝枝头头春春色色秀秀时时常常共共饮饮春春   浓浓酒酒似似醉醉闲闲行行春春色色里里相相逢逢竞竞   忆忆游游山山水水心心息息悠悠归归去去来来休休役役   东坡看了两三遍,一时念将不出,只是沉吟。小妹取过,一览了然,便道:“哥哥,此歌 有何难解!待妹子念与你听。”即时朗诵云:   野鸟啼,野鸟啼时时有思。   有思春气桃花发,春气桃花发满枝。   满枝莺雀相呼唤,莺雀相呼唤岩畔。   岩畔花红似锦屏,花红似锦屏堪看。   堪看山山秀丽,秀丽山前烟雾起。   山前烟雾起清浮,清浮浪促潺[氵爰]水。   浪促潺[氵爰]水景幽,景幽深处好,深处好追游。   追游傍水花,傍水花似雪。   似雪梨花光皎洁,梨花光皎洁玲珑。   玲珑似坠银花折,似坠银花折最好。   最好柔茸溪畔草,柔茸溪畔草青青。   双双蝴蝶飞来到,蝴蝶飞来到落花。   落花林里鸟啼叫,林里鸟啼叫不休。   不休为忆春光好,为忆春光好杨柳。   杨柳枝枝春色秀,春色秀时常共饮。   时常共饮春浓酒,春浓酒似醉。   似醉闲行春色里,闲行春色里相逢。   相逢竞忆游山水,竞忆游山水心息。   心息悠悠归去来,归去来休休役役。   东坡听念,大惊道:“吾妹敏悟,吾所不及!若为男子,官位必远胜于我矣!”遂将佛印 原写长歌,并小妹所定句读,都写出来,做一封儿寄与少游。因述自己再读不解,小妹一览而 知之故。少游初看佛印所书,亦不能解。后读小妹之句,如梦初觉,深加愧叹。答以短歌云:   未及梵僧歌,词重而意复。字字如联珠,行行如贯玉。   想汝惟一览,顾我劳三复。裁诗思远寄,因以真类触。   汝其审思之,可表予心曲。   短歌后制成叠字诗一首,却又写得古怪:   思伊久阻归期   静忆   转漏闻时离别   少游书信到时,正值东坡与小妹在湖上看采莲。东坡先拆书看了,递与小妹,问道:“汝 能解否?”小妹道:“此诗乃仿佛印禅师之体也。”即念云:   静思伊久阻归期,久阻归期忆别离。忆别离时闻漏转,时闻漏转静思伊。   东坡叹道:“吾妹真绝世聪明人也!今日采莲胜会,可即事各和一首,寄与少游,使知你 我今日之游。”东坡诗成,小妹亦就。小妹诗云:   莲人在绿杨津   采一   玉漱声歌新阙   东坡诗云:   花归去马如飞   赏酒   暮已时醒微力   照少游诗念出,小妹叠字诗,道是:   采莲人在绿杨津,在绿杨津一阙新。一阙新歌声嗽玉,歌声嗽玉采莲人。   东坡叠字诗,道是:   赏花归去马如飞,去马如飞酒力微。酒力微醒时已暮,醒时已暮赏花归。   二诗寄去,少游读罢,叹赏不已。其夫妇酬和之诗甚多,不能详述。后来少游以才名被征 为翰林学士,与二苏同官。一时郎舅三人,并居史职,古所希有。于是宣仁太后亦闻苏小妹之 才,每每遣内官赐以绢帛或饮馔之类,索他题咏。每得一篇,宫中传诵,声播京都。其后小妹 先少游而卒,少游思念不置,终身不复娶云。有诗为证:   文章自古说三苏,小妹聪明胜丈夫。   三难新郎真异事,一门秀气世间无。 (选自冯梦龙《醒世恒言》)

[元好问]论诗三十首 论诗三十首 (丁丑岁三乡作) (金)元好问 汉谣魏什久纷纭,正体无人与细论。 谁是诗中疏凿手,暂教泾渭各清浑。 曹刘坐啸虎生风,四海无人角两雄。 可惜并州刘越石,不教横槊建安中。 邺下风流在晋多,壮怀犹见缺壶歌。 风云若恨张华少,温李新声奈尔何? (钟嵘评张华诗,恨其儿女情多,风云气少。) 一语天然万古新,豪华落尽见真淳。 南窗白日羲皇上,未害渊明是晋人。 (柳子厚,晋之谢灵运;陶渊明,唐之白乐天。) 纵横诗笔见高情,何物能浇块垒平。 老阮不狂谁会得,出门一笑大江横。 心画心声总失真,文章仍复见为人。 高情千古闲居赋,争信安仁拜路尘! 慷慨歌谣绝不传,穹庐一曲本天然。 中州万古英雄气,也到阴山敕勒川。 沈宋横驰翰墨场,风流初不废齐梁。 论功若准平吴例,合着黄金铸子昂。 斗靡夸多费览观,陆文犹恨冗于潘。 心声只要传心了,布谷澜翻可是难。 (陆芜而潘净,语见《世说》) 排比铺张特一途,藩篱如此亦区区。 少陵自有连城璧,争奈微之识〖石武〗〖石夫〗。 (事见元稹《子美墓志》) 眼处心生句自神,暗中摸索总非真。 画图临出秦川景,亲到长安有几人? 望帝春心托杜鹃,佳人锦色怨华年。 诗家总爱西昆好,独恨无人作郑笺。 万古文章有坦途,纵横谁似玉川卢。 真书不入今人眼,儿辈从教画鬼符。 出处殊途听所安,山林何得贱衣冠? 华歆一掷金随重,大是渠侬被眼谩。 笔底银河落九天,何曾憔悴饭山前。 世间东抹西涂手,枉着书生待鲁连。 切切秋虫万古情,灯前山鬼泪纵横。 鉴湖春好无人赋,岸夹桃花锦浪生。 切响浮声发巧深,研摩虽苦果何心! 浪翁水乐无宫徵,自是云山韶□(“镬”换三点水)音。 (水乐,次山事。又其《〖矣欠〗乃曲》云:“停桡静听 曲中意,好似云山韶□音”) 东野穷愁死不休,高天厚地一诗囚。 江山万古潮阳笔,合在元龙百尺楼。 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校几多? (天随子诗:“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 不知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) 谢客风容映古今,发源谁似柳州深? 朱弦一拂遗音在,却是当年寂寞心。 窘步相仍死不前,唱酬无复见前贤。 纵横正有凌云笔,俯仰随人亦可怜。 奇外无奇更出奇,一波才动万波随。 只知诗到苏黄尽,沧海横流却是谁? 曲学虚荒小说欺,俳谐怒骂岂诗宜? 今人合笑古人拙,除却雅言都不知。 有情芍药含春泪,无力蔷薇卧晚枝。 拈出退之山石句,始知渠是女郎诗。 乱后玄都失古基,看花诗在只堪悲。 刘郎也是人间客,枉向东风怨兔葵。 金人洪炉不厌频,精真那计受纤尘。 苏门果有忠臣在,肯放坡诗百态新。 百年才觉古风回,元祐诸人次第来。 讳学金陵犹有说,竟将何罪废欧梅? 古雅难将子美亲,精纯全失义山真。 论诗宁下涪翁拜,未作江西社里人。 池塘春草谢家春,万古千秋五字新。 传语闭门陈正字,可怜无补费精神! 撼树蚍蜉自觉狂,书生技痒爱论量。 老来留得诗千首,却被何人校短长?

[赵翼]论诗五首 论诗(五首) (清)赵翼 满眼生机转化钧,天工人巧日争新。 预支五百年新意,到了千年又觉陈。 李杜诗篇万口传,至今已觉不新鲜。 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。 只眼须凭自主张,纷纷艺苑漫雌黄。 矮人看戏何曾见,都是随人说短长。 少时学语苦难圆,只道工夫半未全。 到老始知非力取,三分人事七分天。 诗解穷人我未空,想因诗尚不曾工。 熊鱼自笑贪心甚,既要工诗又怕穷。

[宋湘]说诗八首 说诗八首 (清)宋湘 三百诗人岂有诗,都成绝唱沁心脾。 今人不讲源头水,只问支流派是谁。 涂脂传粉画长眉,按拍循腔疾复迟。 学过邯郸多少步,可怜挨户卖歌儿。 心源探到古人初,征实翻空总自如。 好把臭皮囊洗净,神仙楼阁在高虚。 豫章出地势轮□(“困”木换禾),细草孤花亦可人。 独有五通仙杜老,各还命脉各精神。 学韩学杜学髯苏,自是排场与众殊。 若使自家无曲子,等闲铙鼓与笙芋。 池塘春草妙难寻,泥落空梁苦用心。 若比大江流日夜,哀丝豪竹在知音。 文章妙绝有邱迟,一纸书中百首诗。 正在将军旗鼓处,忽然花杂草长时。 读书万卷真须破,念佛千声好是空。 多少英雄齐下泪,一生缠死笔头中。 (《红杏山房诗抄·滇蹄集》卷一)